1. 首页
  2. 资讯
  3. 其他

抓住冬奥契机 实现冰雪产业大发展

抓住冬奥契机 实现冰雪产业大发展

4月17日,由国家体育总局和工信部共同举办的首次全国冰雪产业大会在河北张家口举行,这在中国的冰雪产业历史上尚属首次。

自平昌冬奥会在2月底闭幕,冬奥正式进入北京周期。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点,全国冰雪产业大会的召开意义重大。

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就如何抓住冬奥承办的机遇、实现冰雪产业大发展、以冰雪产业大发展推动冰雪运动大发展作了重要讲话。

这次讲话理顺了冬奥会、冰雪产业、冰雪运动之间的关系,也给冰雪产业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

赵勇副局长强调,会议目的就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体育思想为指导,认清形势、统一思想,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做大做响冰雪产业,为筹办好冬奥会、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为加快竞技体育强国的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也就是说,认识冰雪产业,必须突破冰雪乃至体育产业本身,把它放置于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大背景下,才能从本质上把握冰雪产业的深远意义。

首先要认识冰雪产业的重要性。

2020年,我国的冰雪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这个数字还将增长至1万亿元。

要想达到这样的市场规模,就要努力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只有群众运动的普及才能促进冰雪消费的发展,冰雪消费的爆发才能推动冰雪产业的发展,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发展逻辑。

而冰雪产业发展还会拉动整体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创造高品质的共享,这也顺应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

对此,赵勇副局长明确指出,要恶补这方面的短板就是要调结构,尤其是带动旅游业、培训产业、休闲产业、装备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在这个过程中,冬奥会将是一股强有力的推动力。

赵勇副局长举例,平昌冬奥会拉动了600亿美元的冰雪经济发展,因此北京冬奥会的举办一定会带来绿色的冰雪经济大的发展,形成奥运经济效应。

许多从业者认为,冬奥会的商机只能惠及举办地,但实际上,冬奥会对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是开放的。也就是说,社会各界的力量都是重要的备战冬奥的力量。

赵勇副局长指出,要靠政府、企业、俱乐部多方力量,以产业推动奥运备战,群众性冰雪运动的普及要靠市场的力量,才能够真正的实现奥运的综合效应。要大力推广冰雪产业的国际合作,以更开放的姿态,更广阔的视野,来推动冰雪产业的国际合作。

其次是如何树立正确的理念引领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

从全球滑雪市场发展来看,经历了欧洲、美国、日韩三次中心转移。现在,全世界都把目光放在了中国。

摆在中国冰雪产业面前的,有许多条发展路径。

对此,赵勇副局长强调,要大胆借鉴世界各国、特别是举办过冬奥会的冰雪产业强国的先进经验,立足中国的实际,走出一条高质量跨越发展的新路子。树立新理念、打造新产品、创造新业态、开发利用新技术、构建新模式、培育新主体来推动发展。

这段话指明了冰雪产业的发展不能亦步亦趋、走前人走过的老路,要充分借鉴前人经验,用后发优势来培育新模式,这也是中国发展冰雪产业的独特优势。

作为整个产业的流量集中地,B端的滑雪场是整个产业链的落脚点。

根据《2017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滑雪场数量已经达到703个,同比增加8.82%。但白皮书的数据还显示,在全国703家雪场中,有架空索道的雪场只有145家,垂直落差超过300米的雪场更是仅为22家,目前我国的滑雪场绝大多数都是小型滑雪场。

赵勇副局长特别指出了国外大财团和我国龙头企业来带动的商业模式。这也正是滑雪场当下发展的大势。

2017年,我国有架空索道的雪场增加了20家,增幅为16%,是雪场整体数量增幅的2倍。这意味着更多有规模的滑雪场已经建成,大企业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去年年底,位于崇礼的万龙滑雪场和密苑云顶乐园达成共识,双方将开始尝试联营。去年9月,万科也宣布要形成以体育旅游加特色小镇为主导的两轮驱动商业模式,并在2022年冬奥会举办前,成为亚洲领先的滑雪和山地度假集团。

赵勇副局长还特意强调,96个体育特色小镇都有责任建设冰雪运动项目,他特别提到了室内滑雪场这种冰雪休闲旅游产业的新业态。

白皮书显示,截止2017年年底,国内开业的室内滑雪馆已达21家。 目前已经完成规划设计,正处于在建状态的室内滑雪馆有19家左右,其中有11家预计的开业时间为2018年,其余全部预计在2019年开业。

在已开业的室内场馆中,哈尔滨万达娱雪乐园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2017年6月30日正式营业后,哈尔滨万达娱雪乐园取得了不俗的业绩:入园40万人,滑雪人次20万人,滑雪学校收入1000万,门票收入1亿元。

但目前滑雪场的发展面临着几个阻碍。北京市场近年来滑雪人次上升乏力,就极大受制于京郊滑雪场无法开山扩建,以及水价太高,这导致客流容量有限、成本居高不下。

山和水,这正是当前不少滑雪场需要的政策支持。

赵勇副局长就此特别指出,处于起步阶段的冰雪产业需要政策支持。这道出了许多滑雪场从业者的心声。

他举例,现在滑雪场造雪的水价跟商用的水价是一个价格,这增加了雪场的成本。未来,国家体育总局会联合工信部推出专项政策,此外还有税收政策、政府购买服务的政策。同时充分利用配套政策,比如中国制造2025、全域旅游的政策。

另外,滑雪场的运营受困于季节和内容单一。赵勇副局长明确指出,要做好产业融合,融合不仅是冰雪和夏季运动的融合,还有和文化、旅游的融合,甚至和电影、电视剧、养生融合。

近几年的崇礼就正在努力探索四季运营。越多越多的自行车、越野跑、音乐节等内容都弥补了夏季产业的延续。

在滑雪场之外,C端的滑雪者是产业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1750万滑雪人次。

赵勇副局长特别提到,要提高冰雪装备制造业和冰雪运动服务的发展水平。

《冰雪蓝皮书:中国滑雪产业发展报告》预测:到了2022年,滑雪人数有望上升到4500万,以20%的自带装备比例、人均1万的费用以及2年一次的更换频率计算,中国滑雪零售装备市场将达到450亿元。

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在滑雪装备投入资源,尤其是通过国际合作实现追赶。2016年年初,安踏获得了日本户外品牌迪桑特在中国的独家经营权,主打滑雪等品类的高端产品。截至去年年底,迪桑特已在中国拥有64家门店,今年还会大幅增长。

冰雪培训是冰雪运动服务中的主要环节,特别是青少年培训在过去几年迅速发展。

赵勇副局长表示,国家体育总局研究拿出专项资金支持发展冬令营,打造面向全国青少年的冬令营的服务平台,瞄准3.5亿青少年。

在冰雪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冰雪产业第一股卡宾滑雪集团正紧紧抓住冬奥会的机会。

“通过冬奥会,我们可以真正大规模构建自己体系,”卡宾滑雪集团总裁伍斌表示,“现在我们要做大做实运营管理能力,具备核心竞争力,构建连锁运营管理体系。”

去年年底,卡宾成为首批16个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之一。作为第一家提出一站式综合服务商的企业,卡宾的业务主要有三块:帮助滑雪场规划改造升级,为雪场供应设备设施,为滑雪场提供后端运营管理,这覆盖了前端、中端、后端整个产业链。

目前,卡宾服务了100多家滑雪场,其中参与规划设计的室外滑雪场共22家,参与运营管理的有6家,还代理了许多国际优秀的滑雪设备品牌。未来,卡宾将自主创造一个针对滑雪者的品牌,并大力推进卡宾冰雪产业园的建设。

对全国冰雪产业从业者来说,冬奥会是千载难逢的时代机遇。

赵勇副局长强调,新时代要有新气象,要有新作为,要携起手来抓住奥运的契机,实现冰雪产业的跨越发展,以冰雪产业的大发展带动冰雪运动大发展,为冬奥、为人民的幸福、为体育强国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卡宾滑雪-伍斌)

The End


本文转自公众号“华奥星空网”



文章评论

我的头像